云南扫黑除恶重点工作 [武汉医护夫妻:奋战1月未回家 情人节用视频庆祝]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20-02-25 18:10:07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道_新浪博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原标题:战疫者|武汉医护夫妻:我们只是千万抗疫夫妻中平凡的一对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4日,大年三十当天,武汉市第一医院针灸科的主治医师邹Z报名参加了抗疫一线工作。一周后,邹Z的妻子董雪阳,作为武汉市第一医院消化内科的护士,报名参加了雷神山医院的支援行动。2月6日,董雪阳正式跟随队伍到达雷神山医院进行抗疫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至今,这对医护夫妻已在“战疫”一线奋战一个月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邹Z和董雪阳夫妇为了不影响家中老人孩子的健康,去往抗疫一线以后便再没回过家,分别睡在医院和爱心人士安排的民宿里。在长达一个月的高强度工作中,夫妻俩一直没能见面,只能在空闲的时间通过网络视频了解对方的状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两个值班的时间还总是对不上,有时候她值夜班,我值白班,交流的机会少之又少,见面更是难上加难。”邹Z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14号是情人节,邹Z与董雪阳通过网络视频简单地庆祝了这个节日。当时,董雪阳刚值了一天的班,两人终于有时间联系。视频中,邹Z对董雪阳说:“情人节快乐,老婆加油!我俩和家人都健健康康,患者能够慢慢地好起来,就是最好的情人节礼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在‘火线’上的抗疫夫妻很多,我们只是千万抗疫夫妻中平凡的一对。”2月25日,邹Z向澎湃新闻讲述了他们夫妻二人的抗疫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邹Z的口述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邹Z在工作岗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叫邹Z,是武汉市第一医院针灸科的主治医师。武汉封城之后,我们医院反应迅速,对抗疫工作做了部署,召集本院医生支援呼吸科一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三十当天,我报名参加了第二批支援队伍。正月初一中午12点左右,我接到医务处紧急电话,要求我们一点半就到呼吸三病区报道。任务十分紧迫,我只能和家人短暂道别,然后就到医院开始工作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董雪阳在工作岗位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妻子董雪阳,是武汉市第一医院消化内科的护士。在我去达抗疫一线后,她也想着要为抗击疫情做点什么,尤其是作为医护人员,理应尽到自己的一份力。当时雷神山医院正在修建当中,急缺医护人员,于是她就提前报名参加了雷神山支援队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6日,从决定建造到正式竣工仅仅十天的雷神山医院开始移交,准备正式开始收治病人。我的爱人董雪阳作为医护人员在刚竣工时便已就位,经过短短两天的筹备时间,2月8号雷神山医院便开始正式收治转院病人。至此,我们夫妻俩的抗疫工作就正式开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在抗疫过程中,主要参与对隔离病房的危重病人的救治工作。白班时间是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半,夜班时间是晚上六点到第二天上午十点,一天的工作时间几乎为十二个小时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每天要查房,根据病情变化调整治疗方案、收治新病人后拟定治疗方案,在病人出院时整理病历,在病人转院时在一旁陪同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一个病区40张床位,基本上每天都是满负荷运行的。一些病人前脚刚出院或者转院,后脚就有新病人住进来。每天上班时,两个医生是一组,因此每个人至少要负责20个病人的管理。而每天转入或新收的病人大概有8-10个,每个医生负责新收4-5个新病人。一线的工作任务非常重,工作量也很大,每天连轴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夜班的时候,我穿着防护服,不敢进值班室。尤其是凌晨2点至5点那个时间段,只能在办公室把几个凳子拼一拼,稍微躺一下。因为危重病人随时有病情变化的可能,要紧急处理。出去了再进来,要花时间穿戴,还浪费隔离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的妻子也是这样,每天工作七、八个小时,负责病人的护理及治疗工作,给病人输液、雾化、采集样本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两个值班的时间还总是对不上,有时候她值夜班,我值白班,交流的机会少之又少,见面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妻子此次前往一线进行抗疫工作,一去就是一个月。家里有一个三岁的女儿,多亏了老人帮忙照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俩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就搬出来了,目前我妻子自己一个人在雷神山,衣食住行都在那里,我在外面住在爱心人士提供的民宿里。两人都不敢回家,怕在一线感染上病毒回去传染给家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还记得2月14号情人节的时候,妻子刚下班,趁着两人都不轮班,我们终于有空能聊一会儿天。那个情人节是十分特殊的情人节,我在电话里对妻子说:“情人节快乐!老婆加油!”目前,我俩和家人都健健康康,患者能够慢慢地好起来,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情人节礼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俩在一线工作中,见到了全国各地大批医务工作者驰援武汉,真的非常感动。在关键时刻,全国人民团结一心的力量是非常强大的,家人朋友们也纷纷鼓励和支持我们,祝福我们平安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“火线”上的抗疫夫妻很多,我们只是千万抗疫夫妻中平凡的一对。但我为自己能够在抗疫中做出自己的贡献,哪怕只有一点点,也感到莫大的光荣与自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乔元雷 本文来源:澎湃新闻网 责任编辑:乔元雷_NS109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12966253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